健康新聞 問診紀錄 醫護百科
 
 
兒童門診
家庭俱樂部最新主題
討論區
最受歡迎投票主題
主題 票數
您的孩子有參與 92
您的孩子上才藝 169
您家的孩子有這 130
您和孩子相處時 196
關於育兒,最讓 40
more...
未來趨勢
學音樂,已成為都會小孩必修課程!
 
發表回覆
主題:台灣人,你在世界的哪裡?
發表人:李世隆醫師
加分
發表時間 : 2017-07-22 14:47
分數 :23
點閱數 : 165
活動內容 :

台灣人,你在世界的哪裡?邁阿密大學的眼科曾在美國得下 15 次的第一名,多年來更是美國眼科專科的權威學府。然而,近年在其眼科研究大樓,幾乎整棟都被中國人「佔領」,中國人在那數量之多,甚至可以反過來在美國的土地上問著:笁an you speak Chinese?衁儢D這件事當下,我莞爾笑了,但如今每當我回想這件事,卻覺得這背後的涵義讓人好難受。我不知道這背後的原因究竟是何者居多:是台灣人真的失去國際競爭力?還是台灣人不再願意出來世界打拼?「以前和我打球的朋友都是台灣人,在美國留了十幾年後,我發現我找不到跟我一起打球的台灣人了,現在跟我打球的,都是中國人。」朋友曾經感慨地對我說,台灣留學生的數量,已經減少到這種地步。我默默的點點頭,因為不只是留學生的數量,就連旅行,彷彿都是這回事。芝加哥的青年旅館或許這麼說吧,我總覺得,一個青年旅館裡國籍的組成成分,約莫相似於在世界旅行者國籍的比例。我在芝加哥的青年旅館曾經待過將近一週的時間,在那一週的時間裡,八人的房間有許多旅行者來來去去,但我幾乎是那棟青年旅館裡唯一的台灣人,我遇到無數的中國人,房間裡的室友不論如何輪轉,總是有著中國女孩的身影。然而,更令人驚訝的,是韓國年輕人願意出來闖的比例,也大幅升高,整個青年旅館裡的亞洲面孔,不是中國人就是韓國人。在芝加哥過後的一年,我來到波士頓,波士頓的街頭,彷彿也更驗證這件事:每 10 個走在街頭的亞洲人,約莫 6 個是中國人,2 個印度人,1 個韓國人,剩下那 1 個,才是剩下亞洲各國的混雜。台灣人,除非刻意相約,幾乎不太可能是在路上就聽到那熟悉的、台灣口音的中文。「愛台灣,就是畢業了以後先不要回來。」在我出國做研究前,研究所的老師曾語重心長的對我們這樣說。這句話大概在許多人耳裡刺耳得難以接受,然而,出來世界闖蕩後,我卻時常深刻地感受到這句話。真實地感受到這件事,比起刺耳,更難受,因為這是扎在心上的刺人。「以前在政策決定的國際會議上,你總會看到前輩在國際的場合為台灣發聲,可是現在,海外留學後願意留下來的台灣人越來越少了。現在去政策決定的會議上,都覺得很可怕,你看到中國人大量的出國,也大量的在美國留下來,他們因為是大國,講話本來就有力,現在因為人多,國際政策就更有利於中國了......所以拜託你們,如果出國留學,就努力地留下來,留在海外讓世界看見台灣,幫台灣爭取有利的政策,否則台灣會越來越失去國際能見度......」老師在課堂上說。我常常想起這些話,尤其是當外國人在猜測我的國籍時,每個人第一個猜我的國籍都猜我來自中國,當我說不後,外國人下一個一定是猜我來自韓國,屢試不爽。這個猜測的順序大概跟他們生命經驗裡遇到的亞洲人比例有關,中國人真的很多很多,再來就是韓國人。波士頓冷清的台灣企業攬才會上個月台灣的企業曾到波士頓攬才,波士頓已經算是台灣人相當多的城市了,很多生技產業也在這裡蓬勃發展,但場面卻非常冷清。一位在波士頓的生技前輩看到這現象語重心長地說:「我覺得這整件事可以分成兩點來討論,第一是台灣廠商攬才準備不足,他們不知道求職最熱門的季節,也不知道台灣留學生畢業後的預期待遇,來了美國依舊只給台灣的薪水。第二是台灣環境對一流人才缺乏吸引力。我覺得第一點很明顯,但第二點的後果比較嚴重,並不是我們這些喝過洋墨水的人『傲嬌』,而是台灣必須認清,台灣的人口就這麼多,就算把海外台灣人都加起來,也就一丁點。」生技醫藥新創這些高度專業的領域,不可能期待台灣擁有每個專業領域的人才。如果台灣廠商只請得起台灣人,那就注定人才庫一定無法齊全,對產業發展是很不利的。況且就算是台灣企業,來美國徵才也應該用美國的標準,不要因為目標族群是美國本地人或在美留學生而有所差別。說白一點,留學生拿著大好的學位可以闖蕩世界,你卻要他回台灣接受次一等的待遇,只因為他心繫台灣?我覺得這是一種情感綁架。「我覺得,我好像暫時回不去了。」前陣子和大學室友視訊聊天,說著說著,我談到接下來的計畫,我苦惱地對著朋友說:「怎麼辦,我覺得我暫時回不去台灣了。」我總是思念台灣,我絕對愛著我的國家,但我認為愛他,不是用民粹的方式愛他,我們要客觀地看著他的好,與不好。我從來不認為美國是多偉大的國家,我甚至認為美國太資本主義,福利制度太差,根本不是我認為一個「好」的國家該有的樣貌。「我總是想著有一天我要回去那個土地,在人生的某個階段,可是現在的我還這麼年輕,我想要一個可以伸展我抱負的人生舞台,我覺得台灣沒辦法給我一個我想要的舞台,或者至少,我學不到我有興趣的專業領域足夠的知識。而且,我現在在哈佛做研究,我們在做的研究都是很新的 idea,根本沒有人做過,也是因為在這裡,當我有所啟發,我想出來的點子我常發現根本沒有人做過,我不知道如果帶著這些學到的東西回到台灣,失去了哈佛給的這些資源和這些充滿點子的資深前輩們,我還有沒有辦法繼續下去做我有興趣的研究......而且說實話,除了美國,到底還有哪一國有錢到可以常常做大型的公衛計畫?」我說。「那就不要回來呀,」朋友語重心長地跟我說:「你現在面臨的掙扎,每一個留學生、出國過的人都有過,美國資源的確就是比較多,你還那麼年輕,你如果有能量在世界闖,也還想闖,為什麼要回來?人生只有一次,你要跟著你的心走。愛台灣,是不卑不亢朋友跟我說,在海外的台灣人,好像分成兩種,一種是一天到晚喊著台灣是鬼島,所以死都不肯回去的人,一種是認真愛著台灣的人,但每當遇到那種一天到晚喊著台灣是鬼島的朋友,他心裡總是很痛。然而,身在海外,當我回頭看著台灣人,每當我想說些什麼,我總是猶豫,因為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可以客觀地接受批評,或是當我提到我在海外感受到台灣應該還有進步空間時,會不會露出一副不以為然的臉。一副:「不爽你不要回來」。我想起在台灣,愛台灣的人好像也分兩種,一種是酸言酸語的瘋狂抨擊在海外的人,認為喝過洋墨水就了不起,當喝過洋墨水的人也是為了愛台灣做出一些批評,這種人只覺得「你這個『不純的台灣人』說什麼我都不想聽、不想接受。」另一種台灣人卻是自卑的認為「台灣什麼都不好,所以你出國過的人說的對台灣批評的話都對。」但這是不對的,台灣並不是鬼島,我一直覺得台灣人在國際上,有傲人的生存力,我們是一個小島國,但我們曾經打拼出亞洲四小龍的奇蹟,我們曾經讓世界看到我們,所以台灣人絕對擁有能量讓世界看見,所以現在這些海外人的批評,應該是對台灣亟需轉型的大環境很好的建議才對:台灣要如何藉由別國的經驗轉型?如何發展?如何進步?如果只是一味的拒絕批評,或是一味的接受批評,都沒辦法讓台灣的社會更進步,「見賢思齊,見不賢而內自省」,不卑不亢的接受批評,這是以前大家都曾經讀過的話,但卻鮮少人真的記得把它用在接受批評的日常生活裡。不論海外或海內,我們都是台灣人哪,不回去台灣,不是因為不愛台灣,有可能是因為台灣的環境真的不好、有可能是海外能做的「愛台灣」能更多,同時也能滿足個人生涯發展或抱負,但這些選擇留在海外的人,批評或看到台灣大環境不好的同時,並不等同於海外的批評者不愛台灣,而是,這些海外者,都在提供一個讓台灣更好的可能、機會和發展模式。我相信大部分的人,都想要做點什麼,讓台灣越來越好,不論身在海外,或是台灣。《關聯閱讀》美國不是好好的,為什麼要回來?──思科軟體工程師的告白科技人才為何紛紛留美當台勞?──「我沒有一天不想家,只是我真的回不去了...」《作品推薦》我們真的了解,什麼是「社會正義」嗎?──從哈佛醫學生要求更多社會正義課程談起掌權者,你為何不溫柔?──「輔心事件」,從史丹佛性侵案談起 執行編輯:Vincent核稿編輯:張翔一Photo Credit:Shutterstock



目前沒有回應留言


管理者  

  本日駐院醫師

兒童用藥諮詢

高雄柏仁醫院
洪國欽醫師


本網站由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 企劃設計製作維護 版權所有•盜用必究
有任何問題,歡迎來信洽詢
您目前使用的瀏覽器為